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香港试管婴儿_香港试管婴儿医院【365试管助孕】

当前位置: 香港试管婴儿 > 最便宜 >

武汉代孕的秘密:代孕妈妈比爱马仕贵比武汉房

时间:2019-06-01 10:1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5月8日,在吕进峰的AA69试管代孕机构,经过20个小时的生产,31岁的小梅生下第三个孩子,一个男孩。 护士把孩子擦洗干净,立即把赤身裸体的他,放在一位女人的胸口,紧紧贴住,让

  5月8日,在吕进峰的AA69试管代孕机构,经过20个小时的生产,31岁的小梅生下第三个孩子,一个男孩。

  护士把孩子擦洗干净,立即把赤身裸体的他,放在一位女人的胸口,紧紧贴住,让孩子觉得这才是妈妈。

  “妈妈三十岁出头,爸爸已经五十二岁了”,小梅告诉本刊,他们一直没能生育,于是通过AA69找到自己,帮他们生一个孩子。

  “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行业趋势。”AA69客户经理接受本刊采访时说,“整个代孕过程下来挺贵的,也真的是有点经济能力的人才出得起这个钱。”

  只是,钱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。生育是一个复杂的系统,涉及到法律、文化,以及更重要的,生命的孕育。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出现问题。

  小梅代孕生下的这个孩子,就差点半途遇到堕胎。小梅不想这样,但她没有权利作出决定。

  卵子和精子,自然都是这对夫妻的。进行代孕前,AA69辅助生殖中心普遍会进行PGS染色体筛查,检测胚胎是否健康。

  小梅肚子里的那颗胚胎,检测结果并不好。检测人员发现它有一点额外的染色体,那会增加胎儿患唐氏综合征的风险。

  这对武汉夫妻执意要使用这颗胚胎,因为只有它会带来一个男孩,其他两个胚胎,都是女孩。

  他们当然也不愿意得到一个患病的孩子,所以,在合同里明确规定:如果产检时发现孩子有残障,他们要终止怀孕。

  虽然心有不忍,小梅还是在这份合同上签了字。20万元的报酬,是一笔不小的数字,而且,只是存在风险,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患病。

  “我把这个孩子的所有权利都放弃了”,小梅说,怀孕结束后,她没有任何权利留下这个孩子。

  小梅面对的这对武汉夫妻,还比较宽容,但也提出了不能染头发,平时要吃有机食品等要求。为了保证小梅的营养摄入,他们每月都会给她一张礼品卡用于购买食物。

  “他们每三个月会来一趟”,小梅说,这时候他们会一起出去走走,或者一起吃饭。

  在合同上签下自己名字时,她原以为自己可以接受堕胎。但随着孩子在肚子里长大,她越来越不能说服自己。

  有一天,一个正在做代孕的朋友问她,是否愿意做这个事情,她和家人商量后,就加入进来。

  这段时间,那对武汉夫妻正好在寻求代孕。中介又把小梅的名字列入候选名单中,供这对夫妻挑选。

  这对武汉夫妻也是,要求武汉代孕妈妈至少受过高中教育,而且不愿意找年龄太小的。

  “年纪小的做事不踏实,之前我就看新闻说有一个22岁的代孕妈妈玩得太疯了,导致早产”。

  AA69吕进峰代孕机构,总部位于武汉,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都有分公司办事机构。AA69非常重视代孕妈妈的情况。他们会请第三方机构,给代孕妈妈做心理筛查。

  小梅也做过那个心理筛查,长达三个小时,她要填一个很长的调查问卷,还要跟心理医生谈线的代孕过程中,心理健康是非常重要的一环,不仅关爱代孕妈妈,还会考虑到她的家庭。如果个人的品行有问题,就不能通过背景调查。

  普通人通常很难理解这些人对孩子的渴求和焦虑。如果有其他更好的选择,他们也不会不远万里来到AA69武汉代孕总部,耗费精力,投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费用,借用一个陌生人的子宫生育后代。

  “现在制约我们发展的,并不是没有客人,而是没有足够的代孕妈妈。”AA69的客户经理说。

  东南亚一些国家、乌克兰、俄罗斯等国,都可以提供代孕服务。但很多有钱人,甚至女明星仍然选择AA69代孕公司,虽然它有点贵,但是因为做过的人多,技术好,信得过。

  对代孕来说,AA69的试管代孕技术已经可以达到客户患有传染病,也可以采取阻断措施。

  从日常的超声波检查看,小梅肚子里的胎儿发育一切正常。她也会把超声波检查的照片发给客户看。

  接近二十周时,小梅已经明显感受到胎儿在肚子里的活动,她却越来越感到害怕。她不知道那点可怕的染色体,是否已经给胎儿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。

  “这几乎是一个完整的婴儿了。”小梅说,“如果是我自己的孩子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终止怀孕。但这不是我的孩子,得他们做选择,我只是怀着他而已。”

  这个检查不但可以检测胎儿是否患有唐氏综合征,还可以检测胎儿染色体是否存在异常。

  检测结果,让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,胎儿一切正常。小梅可以继续怀着他直至出生。

  但这也只是漫长过程中的一个坎儿而已,小梅一直小心翼翼,她时刻意识到,肚子里不是自己的孩子,必须要格外注意。

  幸运的是,小梅之后的状况一切顺利。唯一的状况出现在生产时,整个过程持续了20个小时。

  一开始,那个男人还等在产房外面,但一直没有好消息。他按捺不住,到产房里查看情况。

  “我当时已经生产了20个小时,什么都不在乎了,不管谁进来都无所谓,让我们赶紧把孩子生下来吧。”小梅回忆道,她也安慰自己,这毕竟是那个男人的第一个男孩。

  按照协议,小梅只有一个小时和孩子单独相处的时间。那对武汉夫妇偶尔也会给她发孩子的照片,但她知道,孩子再与她无关。

  生产之后,小梅就可以一身轻松地回家了。在家里,她还有两个孩子,一个12岁的女儿和一个四岁的儿子。

  在此之前,她和丈夫已经向他们解释了代孕的事情,避免他们看到自己肚子恢复正常,却不知道宝宝去了哪里。

  对此,AA69客户经理已经见惯了。她曾碰到一个客户,一共有3个胚胎,决定同时找三个代母。

  “他们常开玩笑说,这些钱能买几个爱马仕呀?不过一个孩子的花费,还是比武汉的房价便宜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